我爱上了自己的女儿


自从我的妻子在生女儿凌儿时,因为难产死去,我就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聊无生趣了,有时候真恨不得从住的十二楼跳下去,但是,看著女儿祈求的目光,我只得一次又一次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原本,我是一个脾气很好的谦谦君子,对待任何人都很和气,不吸烟,不喝酒,不乱搞女人。但是,自从妻子过世后,我变了很多很多。我变得脾气粗暴,喜欢打人,喝酒,一喝醉就发酒疯。有时想想,我真对不起那些关心我的人,但是,最对不起的,还是自己的女儿。
对于女儿,我是又爱又恨,如果不是她的出世,妻子或许就不会死了。所以,我对女儿一直都很严厉,只要她稍微做错一些事,甚至她什么事都没做过,而是自己异常想念妻子时,我都会拉下女儿的裤子,边喊著妻子的名字,边用力的打她的屁股,每次都把她打得半天起不了身。
虽然我也知道,妻子的死和女儿一点关系也没有。从小就非常懂事乖巧的女儿,在我每次打她时,无论怎样的疼痛,都一声不吭,自始至终默默的承受,弄得我每次打完女儿后,都抱著她放声痛哭。而这时的女儿,却反过来忍著疼痛安慰我。
渐渐的,女儿长大了,和她母亲长得越来越像,变成了一位婷婷玉立的漂亮姑娘,受到了许多男生的热烈追求。但是在家里,她还是隔三差五的被我拉下裤子打屁股。令我奇怪的是,每次打她,她不但不反抗,本来痛苦的脸上似乎还出现了一丝兴奋的神情。
就这样过了一些日子,在妻子死去十八周年的那天夜晚,我在外面喝了个大醉,醉醺醺的回到了家。打开门,我看见桌上摆满了一道道的炒菜,似乎都是女儿做的,桌子中央还放了一个大蛋糕,我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看见她的眼睛红红的,似乎刚哭过,这时,我才猛然醒觉今天是女儿十八岁的生日。但是,现在我的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浑身不舒服,凌儿赶紧跑过来把我搀进了房间躺在床上,还帮我脱了鞋子。
这时,我感觉到胃里一阵不舒服,哇的一声吐了出来,秽物全都喷在了女儿身上,凌儿赶紧倒了一杯开水,服侍我喝下,还用手帮我揉著背,她的手又软又滑。
「小晴……小晴……」
迷迷糊糊中,我把凌儿当成了自己的妻子纪小晴,并一把抓住了凌儿的手。
受到惊吓的凌儿抽回了手,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上和地上满是我酒醉后吐出来的秽物,连忙去洗手间拿抹布。
「小晴……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唔……小晴」
神志不清的我看到凌儿离开,不禁放声痛哭起来,不知不觉的醉了过去。
【角色转换:我是凌儿】
拿了抹布回来,看到哭著睡过去的爸爸,我不禁难过不已。我俯下身去擦干净了地上的秽物,然后站了起来,走到镜子前,缓缓的脱去了自己的衣服,直到一丝不挂。镜子里出现一具至美至纯的娇躯。
我上了床,看著熟睡过去的爸爸,虽然爸爸已经快要四十了,但是男子气概十足的俊脸还是那么的吸引人,修长健美的身躯一点都不输给年轻人,由于常年借酒消愁,双鬓有些白丝,却更添其成熟男子的魅力。
我轻轻的为爸爸擦去残留在眼角的泪水,嘴对嘴的和爸爸亲了一下,「爸爸,虽然你经常打我,但我一点都不恨你,因为我一直都在爱著你啊,为什么你的心里只有妈妈,难道我不能够代替她吗?」
我流下了伤心的泪水,「爸爸,我已经十八岁了,你知不知道我最想要的礼物就是把自己给你!不管你愿不愿意,爸爸,我爱你。」
我慢慢褪下爸爸的裤子,顿时,软绵绵的颜色有些黑的肉棒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男人的肉棒,当时我还觉得很恶心,但是现在我却觉得爸爸的肉棒漂亮极了。
我伸出手来握住肉棒,轻轻的搓揉著,接著,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我也分辨不出那是什么味道,索性低下头去,把爸爸的肉棒含在嘴里,我学著以前看过的电视,不停地用嘴吸吮著爸爸的肉棒,同时用手指抚弄爸爸茂密的阴毛,搓揉他的睾丸。
我的脸感觉到爸爸腹股沟的温热,伸出红润湿热的舌头慢慢地舔著肉棒的四周,然后把那硕大的、紫红的龟头深深地吸进我火热的口腔中,很慢很慢地合起嘴唇,直到爸爸的龟头达到我的口腔深处,几乎抵到了我的喉咙。
我的嘴唇仍然紧紧地夹著爸爸渐渐变大的肉棒,然后头慢慢地抬起,向后拉著,爸爸的肉棒又开始露了出来,我红通通的脸颊不断地鼓起、瘪下,又鼓起、又瘪下。
爸爸的肉棒在我的口腔中变得更大、更坚硬,我连忙把它吐出来,坐到爸爸的身上,小穴对准那根又粗又大的肉棒,闭上眼睛,猛地坐了下去。
霎时,一阵阵痛苦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我一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儿,我觉得痛楚渐渐的减轻了,试著扭动一下自己的身体,一股酥麻的异样感觉让我觉得兴奋不已,我不禁更为深切快速地摆动娇躯。爸爸的肉棒又大又粗,我感到每一下都似乎要顶穿我的子宫,把我带向前所未有的人间天堂。
「呀……」终于,我娇喊了一声,达到了平身从未有过的快乐,无力地瘫在爸爸的身上。
【角色转换:我是父亲】
半夜里,我醒了过来,模模糊糊的发现自己身旁似乎还躺著一个人,顿时,我的酒醒了大半,因为自从凌儿懂事以后,我都是一个人睡的,我连忙打开了电灯。
「啊……凌儿……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只见凌儿正侧著半边身子海棠春睡,脸上浮现著满足的神情,从被子里露出大半个白皙丰满的乳房。我顾不得什么,一把掀开了被子,顿时,我呆住了,只见洁白的被单上赫然印著点点血迹。而此时,凌儿也被我吵醒过来。
「难……难道……是我……强奸了你?」看著小白羊般全身赤裸的女儿,我不禁又惊又慌。
「不……不是的……是我自己……」凌儿全身抱成一团,羞红著脸,低下头去。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又气又急的向著凌儿大吼。
「我是不忍心看著爸爸这么悲伤啊……而且……而且……我想代替死去妈妈爱你啊……」凌儿流著眼泪说道。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我怎么对得起你的母亲……我经常打你……你应该恨我的啊……」
说著说著,我拉起一丝不挂的凌儿,把她推倒在地上,面向床头趴著,然后右手对著她高耸的屁股狠狠的打了下去。凌儿闭上眼睛,忍著痛一声不吭。打了一会儿,我突然发现凌儿的脸上不但没有痛苦的表情,反而是红著脸有些兴奋。难道她喜欢被我打屁股,我再也受不了,穿好衣服后推开房门,狠狈踉跄地冲了出去。
月华已上,浓重的霜露,却无法让我感觉到一丝暖意。
一整夜,我茫茫然地在外头游荡,直到身心俱疲,再也没有多余的力量思考,才回转家门。毕竟,逃避并不能够解决问题。
我轻轻打开卧室的房门,藉著昏暗的光线,看见赤著身子的凌儿抱著枕头蜷在大床一角,精致的脸蛋上还残留著点点泪痕。这是,凌儿突然翻了下身子,我以为她醒了,慌忙想逃出去避开她,刚走到门口,耳边却传来凌儿的梦话,「爸爸,你不要凌儿了吗,凌儿想代替妈妈和你在一起,爸爸……」
我爱上了自己的女儿
我的心好像被狠狠的割了一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上前一把抱住了凌儿,「凌儿,我的好女儿,爸爸也好想你啊,可你是我的女儿啊!」
这时,凌儿缓缓睁开了眼睛,醒转过来,看见我后,掩饰不住自己兴奋的心情,紧紧的抱住了我,「爸爸,对不起,你打我吧,求求你不要再离开我了。」
凌儿在我的怀里微微的发著抖,散发著青春气息的雪白肉体和我做著最亲密的接触,我兴起了男性的冲动,再也顾不得什么,低下头去复住了凌儿的樱桃小口,轻轻柔柔地吻著、厮磨著自己女儿柔软的小嘴,舌头轻叩著她洁白的牙齿,引导她轻启檀口,吮吸著她湿润的香舌。凌儿赤裸的身体被我搂住,早已情动,随著我的舔弄,情不自禁的张开红唇,回应著我,小小的舌尖,灵巧地缠住我,互相吮吸对方的口水。
我的吻移向凌儿白皙的颈后,轻含住她小巧可爱的耳垂,舔吻著;旋即,难以餍足的舌又热辣地袭向一片似雪玉颈,再往下移,含住了凌儿诱人的香乳,舌尖在乳晕上细细舔弄著,牙齿轻轻咬著凌儿鲜红娇嫩的乳头。我的手也没有闲著,沿著凌儿结实的大腿蜿蜒而上,弹拨著那微微有些湿润的阴户,灵巧地经旋拨弄粉红色的阴蒂。
「啊……好怪啊……」凌儿一声声的娇吟喘息,显然已经时难捺春情了。
我的长指突然探入凌儿的阴道,慢慢搅弄著,惹得凌儿又是一阵娇呼。突然,我停下了动作,离开了凌儿。
「凌儿,你真的爱我吗,真的想和我在一起,你不后悔?」
「我不后悔。」凌儿羞红著小脸但却坚定的说道,「我要代替妈妈和你在一起。」
我站起身来,褪下自己的裤子,掏出早已昂头挺身,粗大红通的肉棒,捧住凌儿白嫩的娇臀,轻轻挺进她的阴道里,凌儿温暖的阴户又小又窄,紧紧的包裹住我那烧烫而生气勃勃的庞然大物。
我稳稳地抓著凌儿的双臀,肉棒在她体内有韵律地经缓移动著,坚硬的龟头撞击著凌儿充血肿胀的子宫,每一推,每一挺,每一撞都深深地冲击著凌儿的每一条神经。凌儿主动迎向我,双腿紧紧的缠住我的身子,配合著我的抽插。凌儿的双手紧捉住我的肩膀,指尖一个尽的用力深陷进内中,全身宛如被抛到半空中似的高高仰起,电流般的快感在她的四肢乱窜!
「唔……我不行了……」凌儿闭上眼,娇媚的低吟诉说著满腔惊叹,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我忘形地加快抽插的速度,难以控制地热烈冲刺,大肉棒一次次的顶向凌儿的子宫,凌儿小小的阴户紧缩与包围著我,疯狂地刺激著我的感官,同时也让第二次尝到男女欢情的凌儿领受到不可思议的极致狂欢。这时我感到自己快要忍不住了,旋转著狠劲抽插著,吃力的大口喘著粗气,紧接著一股浓浓的精液随著一次深深地插入,从我的龟头射入凌儿的体内。
从那一夜开始,我就完全把自己的女儿当作了妻子,并且深深的爱上了她,夜夜春宵。在凌儿高中毕业后,她就嫁给了我,至今我们还愉快的生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