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休止的轮奸


我照老大吩咐,数日前连同几位兄弟青春组合2R的妹妹黄婉伶Race轮了。这天,我和龙哥载著5天前轮开苞的美少女Race来到王老大的豪宅。
王老大是北部所有黑社会的总头头,今年五十五岁的老头,身材高大,全身垮垮的肥肉,尤其有个心的肥肚腩。他的相貌十分猥琐凶恶,而且他跟我和龙哥一样,都好色淫邪,特喜欢强女人。
王老大在富丽堂皇的超大客厅等我们,在场的除了王老大,还有4名壮硕狰狞的保,他们都赤裸著上身,只穿著裤等我们。看到Race,王老大他们那淫猥虐欲的眼神都发出令人颤抖的光芒。
Race身上罩著外套盖到膝盖,低著头,柔弱的身子微微发抖。
我隔著外套摸著Race的翘屁股淫笑︰「还不把外套脱下。」
Race啜泣著拉下拉链,脱下外套,王老大等5人立刻站起,发出好色的叹。Race身上就穿著5天前卖榔那套超暴露的银色小可爱,以及盖不住屁股还露出股沟的银色超短裙。这次她不但小可爱里面没穿胸罩或任何衣,超短裙里面也没穿裤。几乎全裸的美少女,却又比完全一丝不更诱人。
王老大立刻抓著Race的手拉进自己怀里,他一面搂著那软玉温香的柔弱娇躯,一面用心的舌头在她柔嫩艳红的樱唇上舔著︰
「小婊子,还不把舌头伸出来……」
Race既嫌恶又害怕地樱唇轻启,红的舌尖被王老大心的舌头舔弄搅动,王老大还Race的香舌吸进自己嘴里,地吸吮,再自己肥厚的舌头夹带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里舔弄搅动她的香舌。
「呜呜…呜…呜……」Race全身发抖,忍受著被心老头猥琐舌吻的羞辱,一名保走了过来,Race的双手用柔软的带子反绑背后。王老大一面搂著Race
心地舌吻,一面左手撩起她的小可爱,让她雪白幼嫩的少女美乳露出,尽情搓揉。他的右手则撩起Race的超短迷你裙,淫猥地抚摸她那没穿裤的白嫩美臀。
Race浑圆结实紧绷、高高翘起的屁股,雪白幼嫩,王老大的手越摸越爽。他的中、食二指接著从前方滑进美少女的花蕊里,激烈地抚弄Race的嫩唇,弄得Race不停颤抖悲鸣,花蕊湿淋淋一片。
王老大舌吻了好一会,便脱下裤强迫Race在他面蹲下,王老大有根恐怖的巨根,长足26公分以上,巨根上满树根般凸起可怕青筋,还有一个特硕大狰狞的伞状龟头。王老大用可怕的硕大龟头抵著Race柔软的樱唇,一阵腥臭令Race作呕,十分心。
「快点,快用那淫荡的舌头舔干净……」王老大按著Race的头,强迫她先用舌尖在在腥臭的超大龟头及龟头到根部处仔仔细细舔著,然后,王老大臀部一挺,粗长的大肉棍插进Race的小嘴里,让她在双手反绑背后的情况下,拚命地痛苦地淫荡地吸吮他侵入嘴里的巨。
王老大强制Race口交了五分钟左右,便让她站著弯腰为另一名搓著肉棍的保口交,而王老大则来到Race身后,一面搓著美少女稚嫩雪白的圆翘美臀,一面握著自己的可怕巨从后磨擦她湿淋淋的嫩唇。Race一面吸吮嘴里的粗大肉棒,一面发抖呻吟︰「啊…啊…求…求你们…饶了我…啊…啊…不要啊……」
王老大兴奋地淫笑︰「小婊子…又不是贞洁烈女,早就被干坏就不要假啦…」
「叫什么叫…看老子的大鸡巴干死……」说完,王老大狠狠插入Race多汁的嫩穴,开始噗滋噗滋猛干。
「啊…要死了…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啊…啊…不要啊……」Race被王老大干得双腿发软,一面呻吟一面吸吮嘴里的大肉棒。
王老大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淫笑︰
「好紧…幼齿的婊子干起来最爽了……干死…干死…欠人干…小婊子,要永远记得我的大鸡巴………」
美少女幼嫩雪白浑圆翘起的屁股被猛烈撞击得啪啪作响,还要拚命吸吮舔弄著嘴里令她作呕的大肉棒。
Race虽然被强迫口交,但在王老大巨根疯狂的猛干下,Race不时开口交的樱唇,楚楚可怜的哀叫呻吟,娇喘求饶。另一名保立刻躺在Race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干得激烈摇晃的幼嫩且丰满乳房,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红嫩蓓蕾。
我和龙哥一面兴奋地围观一面手淫,大概15分钟后,门铃响起。我和龙哥对望了一眼,邪笑了起来。
我们走向庭院,客厅里,双手反绑的Race被王老大和其中一名保轮流干个不停,不停呻吟著。
打开门,站著的美丽少女让我和龙哥眼楮一亮,感觉肉棒就要勃起。
纤细的长少女很有气质,大概22、23岁,冷艳娇媚,媚动人中带著高傲,波浪般长,瓜子脸,脸上没化妆,五官容貌艳丽。
身高162cm,皮肤雪白光滑鲜嫩,三围是34D,23,35。
气质美少女虽然初次见面,但她一开口,她那又嗲又甜又柔媚的声音马上证实她的身份
Race的姐姐︰黄婉君。
看到我们,露出害怕和厌恶的表情,低著头小声说︰「我已经来了,求求你们…我妹妹的光碟…还给我……」
当初我们Race被轮的光碟复一份,连同一件特订的护士服快递寄给,再透过电话胁迫她今天到此赴约。
本人的嗲声比唱片听到的得还媚惑性感,听了十分销魂酥麻。她本人也比相片漂亮许多,更有气质。
我指著她身上的大衣说︰「先让我看有没有乖乖穿护士服~快脱吧!」
颤抖著拉下外套的拉链
大衣里纯白性感的暴露护士服紧裹著诱人的曲线,我和龙哥看得口水直流,感到裤子里的肉棒激烈地反应了。
身上穿著特的白色连身护士制服,再戴上本来拿在手上的护士帽,垂至背部的波浪般美丽长没有盘起。白色的护士帽子与一般护士帽样式类同,白色制服上衣的V型领口开的很低,暴露出柔滑诱人的白嫩乳沟,而且隔著单薄上衣可以清楚看见胸前蓓蕾明显激凸的诱人形状,表示上衣里面没穿任何衣,超短的白色连身窄裙又紧又短,几乎包不住屁股,走动摇摆间可以约看到穿著白色的蕾丝丁字裤,
由于有一双修长匀称的无瑕美腿,所以没有穿裤袜或丝袜,只有穿著高跟鞋。
我舔著嘴唇淫笑︰「果然很乖,看来真的很疼妹妹喔,进来再说吧……」
我和龙哥一左一右,夹在中间,往屋走去。
我和龙哥的手都从后贴著裸露的雪白大腿往上抚摸,还撩起她的超短裙抚摸她的白嫩美臀。
「求求…你们…不要这样…」不停拉著裙摆,全身发抖地哀求︰「拜你们…住手……求求你们…不要……」我和龙哥当然没有住手,尤其的屁股浑圆结实紧绷、高高翘起,雪白无瑕幼嫩可口,摸起来让人忍不住要当场干死她。
当来到客厅门外门外,便惊地听到门传来许多男人心的淫声淫笑,其中夹杂清楚却微弱的少女呻吟与哀鸣,那么楚可怜,销魂蚀骨,又那么熟悉。整个心都碎了,她没有勇气去推开门。
龙哥打开门,我趁势拉进去,反手锁起大门。目睹客厅里活色生香的轮派对,她已经双腿发抖,几乎昏倒,简直就要崩溃。
王老大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正抱起Race,让她背对著他跨坐在他的大腿上,Race修长雪白的一双美腿被大大地分开成
M形,Race就这样被心的王老大从背后抱在怀里,一面帮另一名保激烈口交一面被猛干,王老大双手还从后握住她鲜嫩柔美且残留精液的雪白乳房,顺著上下摇动的节奏恣意搓揉,每一个人包括姐姐,都能从Race被大大地分开成
M形的美腿间,清楚看到丑陋粗大的恐怖肉棒从后由下往上噗滋噗滋抽插猛干美少女稚嫩蜜穴的湿淋淋特写,已经被干成白稠的精液混合湿淋淋的淫汁不停从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
双腿发软,看著疼爱的妹妹饱受摧残,哭叫著︰「怎么这样?不是…答应要放了我妹妹吗?」
已经被干得失神的Race,嘴里被腥臭心的大肉棒塞满,只能难过绝望地看著最喜欢的姐姐……
我凶狠地笑著︰「想得太美了……除非愿意帮妹妹用身体偿还,我们就考虑早点放们自由……」
王老大忽然抬起Race的娇躯,猛烈抽出湿黏黏还是完全勃起的巨根,当特狰狞恐怖的超大龟头通过Race饱受蹂的黏稠嫩唇的时候,「啊……」Race全身打颤,发出令男人销魂万分的楚哀叫。Race双脚一软,刚刚按著她的头口交的壮硕保,立刻迫不及待从后面抬高那充满弹性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硕大的龟头磨擦她被干成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后顺著大家灌得满满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干。
「啊…要死了…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啊…啊…不要啊……」Race被一直干一直干得几乎要失去意识,不停呻吟娇喘,媚声哀叫。
则被我和龙哥左右挟持著,她全身颤抖,惊恐地看著全身肥肉赤裸超的王老大向她走来,王老大一面搓弄著那刚刚摧残她幼嫩妹妹的粗大肉棍,那是即使身经百战的女子也会害怕颤抖的凶器,上面还泛著黏稠体液的心光泽。
得不停颤抖,全身无力地求饶︰「不…要…不要…求…求你…放过我们……」我强迫在王老大身前蹲下,王老大按著的头,强行仍勃起的可怕巨根插进她嘴里激烈抽插,巨大鸡巴上湿黏黏的,满是可怜妹妹被淫的淫汁与男人腥臭的精液,令又心又难过,还不得不一面吸吮一面用舌尖舔弄那狰狞作呕的大龟头。
「看来姊姊跟妹妹一样又美又欠干…好好给我吃大鸡巴,这可是妹妹干得死去活来的巨根喔……」
王老大按著的头一面激烈口交一面淫笑。我从后抓著的双手举高,让她在双手被制的情形下痛苦地任由粗大鸡巴在小嘴里抽插,
头上的护士帽著口交的动作摆动。让王老大强行口交了大概几分钟,我她双手放开,让她可以被迫用右手配合口舌的舔弄搓弄嘴里的肉棒,另一手则被迫轻轻搓弄王老大那心的阴囊。
王老大兴奋地大声呻吟︰「干…臭婊子这么会舔…干…爽死我了…舌技这么淫荡…果然跟妹妹一样天生欠人干……」
王老大在口交了大概5分钟,便让我和龙哥两根等在旁边迫不及待的大鸡巴轮流享用的舌技和喉咙。我们3人不断逼著她轮流口交著,当她为其中一人的大鸡巴激烈地吹吸含舔时,双手通常在为其他两人激烈手淫,有时我们还强迫她其中任两根大肉棒一起放进嘴里舔弄吸吮,虽然她显得十分屈辱,但拚命舔弄吸吮嘴里两根鸡巴的样子却显得十分淫荡销魂。我们看著自己的特大肉棒在红艳欲滴的小嘴里抽插,她清丽冷艳、气质高贵般的脸上还流著羞辱的眼泪,雪白诱人的喉咙痛苦地抽动,柔软的舌尖忍受著作呕的恶臭,抗拒地推挤我们3人心的大龟头,反而让我们更兴奋。
「嘿嘿嘿,给漂亮的小护士开苞的时候到了…舌头给我乖乖伸出来……」王老大拉起穿著暴露护士制服的,先搂在怀里激烈地强行舌吻。
「不要……」只能软弱地抗拒,她嫌恶地樱唇轻启,红的舌尖被王老大令人作呕的舌头舔弄搅动,
王老大还她的香舌吸进自己嘴里,地吸吮,再自己肥厚的舌头夹带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里舔弄搅动她的香舌。
王老大的强制舌吻让嫌恶羞辱地想死,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挤王老大心的舌头,但舌尖的推挤交缠反而让王老大更兴奋。对高傲的而言,接吻是非常神圣且浪漫的,只应该跟爱人接吻的,何况是她觉得嫌恶作呕的这些人。
王老大一面舌吻一面上下其手,他撩起的超短窄裙,半褪下她的丁字裤,中食二指滑过柔软的毛,忽快忽慢地搓弄的鲜嫩蜜穴。
另一手则扯开原就酥胸半裸的制服衣襟,搓揉起那34D的雪白美乳,抚弄著露出的嫩红蓓蕾。
由于被王老大强吻,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微弱耻辱的哀鸣,耳里还一直听著妹妹的喘息呻吟,以及妹妹被男人们激烈抽插发出湿淋淋的噗滋噗滋声音与下体的撞击声。
王老大强吻了好一会,便强迫转身,要她双手撑著桌子弯腰,原本就很翘的屁股翘的更高。我歪斜的白色护士帽扶正,准备欣赏小护士被残忍开苞的精彩时刻。
王老大褪下的白色蕾丝丁字裤,在她的左膝,右手搓著美少女护士那雪白幼嫩高高翘起的少女美臀,左手尽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著她鲜嫩可口,因心而颤抖的粉红乳头。他的下体紧贴的股间磨蹭,特狰狞恐怖的超大伞状龟头从后面激烈磨擦她颤抖的嫩唇,弄得她娇躯打颤,花蕊湿淋淋,
「啊…啊…不要啊…啊…啊…求求你…啊…啊…呜呜…求求你…千万不要……」
双腿不停发抖,好像一波一波的电流从下体传遍全身,雪白幼嫩、浑圆紧绷的翘屁股因害怕挣扎而摇著,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淫秽至极。
王老大淫笑著︰「嘴里说不要,下面却湿成这副淫浪样…真会假啊…臭婊子,像们姊妹俩这种小烂货就要狠狠干坏掉……」不停分泌流出的淫汁王老大狰狞心的大龟头弄得湿淋淋的,不停求饶、呻吟,绝望、恐惧与心与酥麻的触电感交织。王老大双手抓著那柔软纤细的腰肢,噗滋一声从背后狠狠直插而入,柔软鲜嫩的处女肉壁紧紧的夹著缠绕他的巨,「啊…啊…好痛…啊…啊…啊……会死…啊……」惨叫哀嚎,纤细的背像触电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可怕剧痛令她几乎死掉……
「果然是处女,真紧…姊妹俩都是极品啊……」王老大一面凶狠地噗滋噗滋干她一面对我和龙哥淫笑︰
「好紧…处女干起来最爽了…干死…小婊子跟妹妹一样欠干嘛…今天会被一直干到死………」
不停地哀呻吟,幼嫩雪白浑圆、充满弹性的屁股被猛烈撞击得啪啪作响,红的破处鲜血混著淫水从颤抖的雪白大腿流下,我手淫了一会,便捧著
天使般清丽稚嫩的俏脸蛋强行舌吻,然后勃起到不行的大鸡巴插进呻吟娇喘的嘴里,跟王老大激烈地前后猛干。
一旁的龙哥也受不了,立刻往一旁被干得几乎失去意识的Race走去,Race被强制仰躺另一张桌子上,头从桌子一边垂下。一名刀疤壮汉站在桌子另一边,抬高Race修长雪白的双脚,架在他的双肩上,下体紧贴她的下体猛干,大肉棒噗滋噗滋狠狠抽插Race被干得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大家射进去的白浊精液著他噗滋噗滋的猛烈抽插不断流出。另一名保捧著她垂下的头,湿黏的肉棒插入她嘴里猛干,然后精液喷在Race脸上和嘴里。
龙哥和刀疤壮汉比了手势,让刀疤状汉沾满精液和淫汁的巨插进Race嘴里,开始激烈地抽弄。龙哥则一面粗大的肉棒顺著满溢的精液插进Race黏糊糊的蜜穴里接手猛干,一面俯身恣意舔弄含吮她沾满精液的幼嫩乳头。
在这边,我强迫她一面被干一面拚命吸吮舔弄著我令她作呕的大肉棒,一面还要握著我的阴囊轻搓,看著处女的幼嫩美穴被26公分巨根开苞,蹂猛干,一定痛死她了。可怜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巨根开苞蹂,还被前后夹攻,干得死去活来。
「不要啊……好痛啊…啊…啊…会死…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啊…啊…啊…呜呜…啊…啊…会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啊…啊…」
不时开为我口交的樱唇,娇柔销魂的声音楚楚可怜的哀叫著,雪白纤弱的娇躯颤抖扭动,王老大狠狠噗滋噗滋猛干,那根26公分大鸡巴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粉红幼嫩的蜜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嫩唇翻出,阴户周围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高高翘起浑圆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响,我按著她的头,配合王老大猛烈抽插的激烈节奏狠狠干著她的喉咙。我一面享受著充满耻辱与痛苦的口交带来的激烈快感,一面看著她充满弹性的雪白美臀被王老大抓著猛干的样子,兴奋极了。
王老大双手抓著颤抖的白嫩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干,好几次要昏死过去,但持续猛烈的撞击抽插令她连昏死都不能。
和Race姐妹俩都被前后猛干,姐妹花两人销魂柔媚的呻吟哀叫在强制性交和口交的抽插声中不断响著,搭配著两人娇嫩美穴被巨X暴烈狂干噗滋噗滋的抽插声,以及两人翘屁股被猛烈撞击的啪啪声,让七个色狼愈来愈兴奋。
王老大越干越兴奋,他向我比了个手势,我依依不地抽出正被口交的鸡巴,王老大坐到沙发上
,拦腰抱起半裸的雪白娇躯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继续噗滋噗滋猛干,面对著王老大心的脸,被他一面干得死去活来,一面被强制地激烈舌吻,白色的护士服衣襟已完全被扯开,雪白诱人的美乳著抽插的激烈节奏上下摇晃。王老大双手抓著浑圆诱人的白嫩美臀上下猛摇猛干,兴奋地吼著︰「干!爽死了…干死臭婊子…要射了……」
「啊…啊…不要…」绝望地哀叫︰「求…求你…不要射在里面…啊…啊…要…死掉了……」
王老大越干越用力,干得觉得纤细腰肢要被折断似的。
王老大吼出声音︰「少唆…射在里面才爽…通通给灌进去……」
王老大抓著屁股往上插到底,射了满满的精液,当他抬起无力的身子时,黏湿湿的白浊精液混著落红的血丝和淫汁流下,让我看了快受不了。
我从王老大手中,的娇躯抱了过来,强行我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吸吮她柔软的香舌,还不停搅动她的舌尖,我可以感觉强烈的羞辱和嫌恶,这让我更兴奋地地吸吮她柔软的舌尖,更兴奋地用舌头与她的舌尖搅动交缠。我一面舌吻,一面她那被扯开的护士服脱下,的裸体雪白无暇,鲜嫩柔滑,火辣诱人的匀称曲线散发出眩目妖艳的媚惑美。我激烈地舌吻搓揉著她那匀称柔美的34D雪白美乳,由于她被我搂在怀里,我硬挺的大鸡巴正好抵在她被干得精液直流的蜜穴嫩唇上激烈磨擦,
弄得她不断地媚声呻吟求饶。
我抓著柔软的纤腰,用力大鸡巴顺著王老大的精液插进那刚开苞的嫩穴,用所谓「火车便当」的姿势让在我身上让我猛干个不停。
「啊…好痛…啊…啊……停下来…会死…啊…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会死啊…呜呜…不要再干我…呜呜…啊…啊…」
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双脚缠著我的腰,双手紧抱著我的脖子,仰起雪白抽动的喉咙绝望地呻吟哀叫。我大概用站姿搂著她干了5分钟,便让她双手扶著墙壁,屁股抬高让我从后面抓她的翘臀继续干,
我一面抓著翘臀噗滋噗滋猛干,一面强迫她转头让我激烈地舌吻。一名刚干完Race的保搓著湿黏黏的肉棍走过来,保背靠著墙壁让被我干得死去活来的靠著他,等被我强吻完,便捧起她楚的俏脸心地舌吻。
「不要啊……呜呜….啊…呜呜…不要…不要…啊…啊…呜呜…放过我…啊…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啊…啊…」
虽然被男人心地吸吮搅动她的舌尖,仍然不时被我干得口大声哀鸣呻吟,保舌吻了一会便握著又勃起的大鸡巴插进的嘴里抽弄。
「嘿嘿…小护士…乖乖替我舔干净喔……」保兴奋地按著还戴著护士帽的头部淫笑口交︰
「这鸡巴上面黏答答的…都是你可爱妹妹的淫水呦…还有人射在妹妹嫩穴里的精液…通通给老子舔干净……」
我的大鸡巴被刚开苞的鲜嫩肉壁紧紧地夹著猛烈抽插,虽然嫩穴很紧很紧,但王老大刚灌进的精液却异常多量,加上本身的淫汁,让我抽插起来发出非常淫靡的噗滋噗滋声音,非常地爽。
我和那保一起前后干了大概10分钟,便同时射精在的美穴和脸上。
我去喝了一瓶啤酒,回来时刚好看到龙哥正在猛干姐姐。龙哥从后抱著的娇嫩翘臀噗滋噗滋猛干她饱受蹂的鲜嫩美穴,他双手抓著
的双手往后拉,干得她上半身猛然抬起,清丽的脸上满是痛苦失神的媚。前方另一名肥胖的保正按著她的头,强制
一面哀叫呻吟一面含著他心粗大的肉棒吹舔。
e2c4
「啊…啊…不要…求求你…饶了我…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呜…」
不时开双唇楚楚可怜的求饶,雪白柔弱的娇躯被干得浑身发抖。
「干,真是太爽了…果然跟妹妹一样欠人干…夹的真紧……」」
龙哥抓著雪白鲜嫩的翘屁股噗滋噗滋猛干,下体啪啪啪地一次一次撞击充满弹性的美臀︰
「嘴里说不要,屁股却摇成这样……真是欠干……干死…干死……」
我走向另一边,Race坐在仰躺地上的王老大身上被猛干,王老大双手抱著她柔嫩的屁股激烈摇著她的纤腰凶狠暴烈的往上插,还不时双手搓揉她那被干得上下摇晃的白嫩美乳。
Race一手握著另一个保的肉棒啜泣著口交,一手帮我的肉棒手淫,虽然被强迫口交,但在王老大巨根疯狂的猛干下,Race不时开口交的樱唇,楚楚可怜的哀叫呻吟,娇喘求饶。
那名正让Race口交的保忽然发出兴奋的叫声,叫著︰「要射了喔…通通要喝下去……」
粗大的肉棒狠狠插到Race柔嫩的喉咙,开始喷出大量白浊腥臭的精液,灌满美少女的小嘴。Race被迫喝下浓稠腥臭心的精液,我看著部分白浊精液从
Race红的唇角流了下来,忍不住便强行亲吻她沾著精液的唇舌,激烈地强迫她跟我舌吻。王老大跟我比了手势,他起来让Race站著俯身靠著我,我捧著她清丽如天使的俏脸继续强吻,Race一面啜泣一面被干任由我吸吮含舔她沾著精液的柔软舌尖。王老大从后抬高她幼嫩雪白、浑圆紧绷的美臀,掰开她的臀沟继续噗滋噗滋猛干那精液直流的嫩穴。许多男人混合的浓浊精液与淫汁不停地流下,Race一面被我心地舌吻一面可怜的哀叫,声音那么柔媚可怜,万分销魂,
「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呜…啊…啊…会死啊…会死…呜…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啊…啊…会死啊…啊…啊…啊…啊……」
Race虽然被迫跟我接吻,仍被王老大毫不疲倦的凶猛巨根干得不时开樱唇,楚楚可怜的哀叫呻吟。
王老大抓著Race幼嫩挺翘的雪白美臀激烈抽插︰「干…爽死了…被干那么多次还是像处女一样紧…姊妹俩都长得这么欠干…干死……」
这时我已经大鸡巴再次插进Race的嘴里激烈口交,跟王老大激烈地前后猛干。
我和王老大前后猛干了10分钟,王老大用力插到底,干得Race口大声哀︰「啊…啊…啊…会死…不要啊…不要……」
王老大狠狠插到底,这已经不知是他今天第几次射精了,看起来还是十分多量。我抽出被Race的唇舌含得勃起极点的大鸡巴,来到Race后面,掰开她的柔嫩臀沟,灌的满满的的白浊精液混著淫水不停从红嫩的蜜穴里流出。我用中食二指激烈搓弄她被干成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弄得Race全身颤抖,不停地用销魂的嗲声呻吟喘息。当我的大龟头抵著她的嫩唇激烈磨擦,Race的哀叫更加的激烈,我趁机双手抓著他的双手往后拉,当Race雪白的背往上弓起,我正好用力粗大的肉棍顺著满满的精液插进美少女饱受蹂的幼嫩阴道,噗滋噗滋地猛干。
在另一边,龙哥也干到了最后,他翻转的身体,让她站著往后仰帮另一名保口交,而龙哥则抓著的腰身猛插到底,大量地心浓稠的精液射进已被灌满其他男人精液的花心。我则一面干妹妹
Race,一面强迫她转头跟我舌吻,然后精液也满满地灌进她的嫩穴之中。
可怜的姊妹花被我们几个色狼没有休息地轮一天一夜,才让她们回家休息。当然只要我们打电话过去和Race时待命,供我们尽情淫乐轮。